搜狗小說 > 來自陰間的老公 > 第227章 :金牌秘密

第227章 :金牌秘密


        ;“什么?”我瞪大眼睛:“你說那個鄧先生是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知道那個鄧先生云山霧罩的,肯定不對勁兒,但是也就是覺得他可能知道長生在我這里,想著動點手腳,還一直挺防備的,只是怎么也沒想到。居然是個假的!

        程恪沒答話,一手攬著我,一手又輕輕松松的將那些個趕集似的往上撲的活人給推開了:“他讓我在外面等著,而不是跟你一起進去,我就確定了,只想著看看他到底弄一個什么手段,沒想到程天的活人們又追上來了,看那個樣子,他應該是二姥爺和劉老太太他們請來的,設了這么一個套,騙取長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”我忙說道:“耳釘一路上拖延個沒完,就是為了讓他們的同伙在這里有充分的時間,好準備著冒充鄧先生騙咱們上鉤……對了。你是怎么看出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覺得不對,  ”程恪又踹開了幾個擋路的活人。沉沉的說道:“他跟我談完了價錢之后,見了你們和耳釘在一起,是個有點吃驚的樣子,我就看出來,他就像是,忌憚誰一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下子就明白了,當時除了耳釘醒過來之外,根本也沒有別的變化,所以他是在忌憚醒來的耳釘!

        醒來的耳釘又有什么可怕的呢,也就是,耳釘根本是認識他的,以前昏迷不醒,不足為懼,但是一旦耳釘看到了他。神態難免不發生變化,這種變化,很可能就會讓他露了餡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他為了避免這一點風險,就沒有去跟蘇醒之后的耳釘打照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了……耳釘那一醒,對老頭兒來說,確實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,是我用喜羊羊把耳釘給弄醒的。  而之前……他一定動了什么手腳,為了不讓不靠譜的耳釘捅出點麻煩,索性就讓耳釘一睡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耳釘當時來的時候就發了燒昏昏沉沉的,也許,就算耳釘不昏沉,進了這里,老頭兒也會把他弄昏沉。

        耳釘的不靠譜,真是被劉老太太給看透了。也說不定,這個老頭兒,就是耳釘上次往潭深鎮開車帶二姥爺和劉老太太還有我爸媽的時候,一起的那個不出聲的老頭兒呢!

        剛想到了這里,程恪已經在那些被**的活人之中沖出來了一條路,到了羅蔚藍他們所在的門口,將我往里面一推,沉聲說道:“你在這里面不要動,跟耳釘在一起。我去看看,程天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忙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恪側過身子要走,但是他遲疑了一下子,又回過頭來,桃花大眼一沉,用一種非常認真的模樣跟我說道:“我知道,你一直相信我,這一次,請你多相信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愣,他,知道我對他起了疑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我點點頭,鄭重其事的說道:“以前信,以后自然也會信重生之鳳臨天下conad;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這句話,對我來說,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承諾,從來沒有不兌現過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恪薄唇勾起來,轉過身子,穿過了那些個活人,一路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龔貝貝早將我給拉進去了:“我說,是不是那個劫持我們的人又來了?你們剛才過去,沒料理干凈了?怎么又追上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回身望著那些個活人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程恪已經過去看了。(本章由sgxsW.Com更新)”

        羅蔚藍也有點著急,起身說道:“他一個人不知道能不能行,你們在這里等著,我也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蔚藍!”龔貝貝趕忙說道:“你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事,一人計短,兩人計長,”羅蔚藍也就跟著出去,還將門給封上了:“你們千萬不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門關上了,龔貝貝一臉擔心:“哎,你看見鄧先生沒有?他一個老人家在這種亂糟糟的情況下,也太危險了,要不咱們找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不過,能開這種鋪子的,不會畏懼這樣的事情。”我回頭望著還躺在了床上裝死的耳釘,耳釘一見我,倒是跟看見了什么好玩兒的東西似的,嗤嗤的就笑了:“陸蕎,你這是要cos關二爺啊?這腦袋抹的是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說的是剛才躺在停靈床上,鄧先生用毛筆涂在了我腦門上的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二話也沒說,跳上了床去,一把就按住了耳釘,直接將耳釘身上的衣服給利落的扒下來了,耳釘一下子就愣了:“你你你……你對我有想法可以,別當著人啊,龔貝貝還在這兒呢……晚一點沒人啊,我好好滿足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龔貝貝臉一下子就紅了:“陸蕎,你這是干嘛呀?程恪還在外面呢!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沒答話,直接將耳釘那一身的衣服給脫下來抖了抖,果然,一個小金牌子“當啷”一下,就從衣服堆里落下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從渡鴉上拿下來的那個傳魂牌,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耳釘一看我將那個小牌子給翻出來了,臉色一下就變了:“你……你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拿住了那個小金牌,問道:“這個東西怎么看?”上土邊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耳釘張了張嘴,抵賴起來:“咦,你這是從哪里找到的,是誰的東西,怎么在我身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下子將**上身的耳釘給翻了過來,一手折過了他的胳膊,又一腳踩在了他的后背上:“一開始你在路上拖延時間,不就是為了讓你姑奶奶預先在這里準備好了,將真正的主人頂替了,自己派了人過來假冒,好取走了我的長生嗎?你說,那個真正的店主人,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說什么?真正的店主人?”耳釘疼的慘叫了起來,但還是說道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,我不明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別廢話了,”我手上的勁道使的更重了一些:“你姑奶奶他們呢?把他們叫出來救你啊大漢龍騎最新章節conad;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陸蕎你這是干嘛啊?”龔貝貝一看我這個要將耳釘給屈打成招的架勢,也慌了神了,趕緊上來勸:“是不是發生了什么誤會了,一路上就耳釘倒霉,他……他昏昏沉沉的,能做什么呀?  咱們結伴出來,這可不能大水沖了龍王廟,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正在這個時候,耳釘趁著我一不注意,就從我手底下要往外面滑:“你這是冤枉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再不說。”我沉下嗓子:“我就在讓你嘗嘗被針扎的那個滋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,是你……”耳釘這才明白了,知道自己怎么可能受得了那個痛苦,眼珠子一轉認了慫,趕忙說道:“那個金牌,我……我說就是了,你這么著急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松開了耳釘,將金牌給塞到了他的手里,耳釘一張嘴撇成了個“八”字,這才呲牙咧嘴的將自己的手一咬,十分吝嗇的擠出了一點血在那金牌上面,交到了我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指一觸動到了那個金牌,忽然一個思想就從手上傳達到了我的心里,那個感覺十分奇妙,好像是……別人的想法,跑到了自己的腦子里面一樣,如是說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路上拖延點時間,能拖延多久,就拖延多久,給我們爭取了時間。我們要提前到那個‘龑’字鋪子料理一下。到了拖延不下去的時候,把給你的小葫蘆丹吃下去裝病,進鋪子就睡覺別睜眼。之后的事情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呀,耳釘,虧我怕你發燒給燒死了,拼了老命的想法子給你看病,合著你這是欺騙我的感情呢?”我盯著耳釘:“咱們認識也這么久了,你這事情做的夠絕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沒辦法啊!姑奶奶讓我干,我哪敢不干!”耳釘趕緊說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反正長生你不想要,干嘛不直接交給姑奶奶他們算了,給誰不一樣?你也就看在咱們的交情上,順其自然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你姥爺個腿!”我一巴掌呼在了耳釘的頭頂上:“為了救你,差點把我自己的命都搭進去了,你倒是不痛不癢油鹽不進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說……”龔貝貝終于是明白過來了:“難不成耳釘是裝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還用說。”我擰起眉頭:“整個‘龑’字鋪子,就是他跟他姑奶奶設下的一個局,等著我往里鉆呢!那個鄧先生,也是劉老太太的人假冒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假的?”龔貝貝更吃驚了:“耳釘,你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單單是我和我姑奶奶,還有你二姥爺呢!”耳釘忙說道:“你看,你二姥爺難道還能害你不成,說不準,也都是為了你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!”龔貝貝倒是已經知道了二姥爺是個什么人了,也順手呼了耳釘的腦袋一把:“陸蕎的二姥爺,在楊家祖墳的時候,可就差點害死了陸蕎!對了,那次你是中了什么陣法,整個人神志不清,毛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耳釘還要給自己辯解,我已經將渡鴉要送給了二姥爺的那個金牌給拿出來了:“給我看看,這里面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耳釘沒法子,只好將那個金牌也涂上了血,嘴角蠕蠕的動了,接著將金牌給了我,里面該傳達給了二姥爺的思想是:“快上昆侖山,讓劉菊花將鄧龑意給引著走,你就等在了那個‘龑’字鋪子里面,一旦他們出了手,就快點將長生給取出來,要來不及了韓娛時光回溯之叔叔戀人conad;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來不及了……究竟是什么事情來不及?之前,二姥爺在那個墓室之中,也是這么說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個我們真正要找的鄧先生,現在應該跟先我們一步過來的劉老太太在一起,所以鋪子成了空殼,一個老頭兒冒充了真正的鄧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耳釘太笨,所以怕耳釘說走了嘴或者露出了什么蛛絲馬跡,所以劉老太太索性囑咐了耳釘裝高燒裝睡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眼看著能將我給騙過去,想法子從我這里取出長生了,誰知道早被程恪看出來,程恪還想看看他們究竟想怎么做,又被那些個莫名其妙的出現的**活人給找上門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昆侖山之行,早想到了不好走,可也沒想到了,簡直是四面開花,八方伸手,  亂成了一鍋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了……阿九從剛才到現在,就一直沒見蹤影,她會上哪兒去?而她這個徒弟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兩個人,其實會不會壓根兒就不認識彼此,但是全怕對方將自己給揭穿?

        畢竟兩個人,都是假的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之前鄧假冒的鄧先生留下阿九,是為了讓自己的身份更有說服力,而現在那個假冒的鄧先生一看取走長生的機會來了,當然立刻就要將阿九給料理了,免得阿九在關鍵時期,扯了他的后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阿九現在,到底怎么樣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忽然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那個上門來賣命的中年男人來了!難不成,是因為假冒的鄧先生自己根本無法賣命買命,倒是直接將那個上門的中年男人給殺了,藏在了密室之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同理,如果他對阿九下了手,阿九應該也會被藏在了那個密室之中!

        而鄧先生面對著這一場的混亂,他會怎么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正在這個時候,門口一陣急促的響聲,還有鄧先生的聲音:“陸蕎,你在這里嗎?開門!”

        說曹操曹操到,等急了,找上門來,要給我強行“續命”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耳釘一聽,剛要張口說話,我眼疾手快的用枕巾將耳釘的嘴給堵上了,接著找了床單將耳釘的手腳捆起來了,嘴里答道:“鄧先生,您等一下,我馬上就過來開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龔貝貝盯著我,完全是一頭霧水,不知道我要做什么,只是露出了擔心的樣子來,低聲說道:“這個鄧先生,不是假的嗎?你怎么還要開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噓……”我一根手指頭豎在了唇邊,順勢將手指頭咬破了,擠出了赤血咒來,奔著門口就過去了,裝出了一個挺害怕的口氣,一邊開門一邊問道:“鄧先生,外面究竟發生什么事情啦?那些個活人走了沒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敢在我這里鬧事,當然讓他們有去無回,你們放心吧……”隨著門縫緩緩的打開,那個假冒的鄧先生的聲音,也就越來越清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攻擊,才是最好的防守。


  (http://www.sbiche.live/sougou/118/118680/19183035.html)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biche.live。搜狗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gxsw.com
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