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來自陰間的老公 > 第268章:假冒偽劣

第268章:假冒偽劣


        我趕緊按下劇烈的心跳讓自己不要慌,顯然,這兩個程恪之中,有一個就是驚動了門口那攝魂鈴的“客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敲門的聲音更劇烈了,程恪的聲音帶著點命令的口氣,厲聲說道:“門上被動了手腳。外面開不開了,你用赤血咒點一下,從里面打開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個聲音則用一種熟悉極了的清冷口氣說道:“我自己設的術,當然只有自己能打開,陸蕎,你安安生生給我在里面待著,等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程恪?”我趕忙揚聲問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留在里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趕快開門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分辨不出來的二重唱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要怎么問出來?

        接著,外面還傳來了非常吵鬧的聲音,像是兩個人打起來了,那扇本來就十分結實的門也傳來了沉重的響聲,像是被誰狠狠的撞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……室內的門,沒有貓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定定心神,仔細想想。門上的術確實是親眼看見程恪放上去的,當然只可能是程恪自己才能打開,而且……程恪從來不許我用赤血咒,一次也沒有眼睜睜看我放血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邊跟自己說千萬不要慌,一邊決定靜觀其變,先不開門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程恪那個聲音是前所未有的焦急:“陸蕎,快點,再晚就來不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個聲音則說道:“陸蕎。穩住心神,一定不要被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……咔嚓……”外面有木材斷裂的聲音,“嘩啦”還有玻璃破碎的聲音!

        按說這么吵,鄧先生,姥爺。還有羅蔚藍他們不可能聽不到。怎么就沒有程恪之外的聲音出現呢?這太不尋常了……除非,其他人現在,也出了什么事情!

        喊門聲和打斗聲不絕于耳,讓人心慌的了不得,而最讓人心慌的,還是那兩個聲音,全是程恪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被催促的實在是坐不住了,可是現在這個形勢,怎么想。怎么不該開門!

        我站起身來在屋里看了一圈,倒是看見墻上掛著個古董似的東西,是個長條狀的,像是木材雕刻擺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看樣子跟球棒似的,我就跳過去將那個東西當成球棒抄在了手里,躲在了門后面,預備著遇上什么事情,就給對方來一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開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許開!”

        兩個聲音交織,攪得我這心跟刮過了龍卷風一樣,怎么也平靜不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聲音持續了一會兒之后,忽然聽到“乓”的一聲,像是一整面鏡子給碎了,接著,就是重新變成了一片萬籟俱寂。

        剛才是吵鬧的讓人心慌,現在是安靜的讓人心慌!

        我握著那個“球棒”的手心,不知不覺微微出了汗,觸手一片滑膩,那樣的沉寂,讓人似乎連心跳聲也能聽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嘎吱……”正在這個時候,一個聲音響了起來,像是門把手旋轉的聲音,可是那門把手就在我眼前,根本嚴絲合縫沒有動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嗞……”緊接著,是窗戶被推開的聲音!

        我這就明白過來了,立刻轉過頭,只見堆疊了皚皚白雪的窗臺上,一個頎長的身影逆著光,長腿一抬,正以一種瀟灑極了的姿態進來了!

        外面一陣風,將細碎的雪花與那個人一起送到了屋里來,一陣清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程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著那個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走過來,還是那個萬年不變的石膏臉,根本平時一樣,上上下下的將我給檢查了一遍,清越的聲音沉沉的問道:“沒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上的“球棒”卻還是沒松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程恪……是哪一個?

        他終于像是松了一口氣,修長的手臂一伸,將我圈在了懷里,頭貼上了那堅實的胸膛,跟每次一樣,聞到了熟悉極了的檀香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程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還沒等我松了一口氣,正在這個時候,門又被劇烈的敲擊了起來,是程恪急的要冒了火的聲音:“陸蕎,快開門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邊的程恪盯著那扇門,神情專注而戒備,整個人像是繃緊了箭的弓一樣,英朗而蓄勢待發,估計在等門后是不是有什么舉動,看著他這個樣子,我當然也沒敢打擾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著,那扇門微微的晃蕩了起來,顯然是被人正在拼命的撞,可是就算這樣,那門還是堅固的一點要被撞開的意思也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陰魂不散……”他眉眼一凜,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握住了我的手:“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誒?”我忙拖著他的手腕,憋了半天的問題一股腦全問了出來:“上哪兒去?剛才到底是怎么回事?為什么會有一個跟你一模一樣的聲音?那個人想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殺了你,拿長生。”程恪將手攥的更緊了一些:“在長生被別人取出來之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后背一陣發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察覺到了,聲音和緩了一點:“所以,才用迷魂術變成了我的樣子來騙你,就因為,你不防備的,唯獨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迷魂術……”我心頭一陣打鼓,那眼前的這個程恪,就確定是真的程恪么?

        檀香味道,說話腔調,眼神姿態,確實跟程恪一點區別也沒有,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破綻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怕?那我問你,你是不是聽到了一陣鈴響?”程恪挑起了英挺的眉頭來:“跟勾魂索十分近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忙點了點頭:“是聽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一種迷魂術,你聽到了那個鈴,沒有戒心的話,就很容易被攝魂,看到對方想讓你看到的東西,聽到對方想讓你聽到的聲音。”程恪說道:“這個假冒的我,就是這么制造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陸蕎,不管他說什么,不要信,我在這里,你開門!”

        門口的聲音鍥而不舍,鼓點似的,敲的拼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那個程恪,還是想要闖進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幸虧你聰明,沒有開門,”程恪接著凝眉說道:“不然……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門上的術,確實是程恪自己下的,他沒理由進不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那個,被我設在門上的結界攔下來,截住了,”程恪的桃花大眼映出了我來:“但是時間可能沒法太長,結界沖破,還是會沖進來的,所以,你得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來如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陸蕎!快開門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抿了抿嘴,在那震天響的敲門聲和喊聲里接著問道:“那……姥爺和龔貝貝他們呢?還有羅蔚藍和耳釘,祝賀?明明就在客廳,怎么剛才那么大的動靜,就像是全沒聽見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恪一張臉側過來,優美的線條映著雪,好看極了,淡漠的說道:“你還記得,這一群人里面有個帶著異心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怎么能忘,被坑了多少回了……亞尤向圾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比上次回潭深鎮遇上了鬼打墻,車子怎么也開不出去!

        說到了這里,我一下子就明白了:“難道……是羅蔚藍?”

        龔貝貝今天跟我說的很清楚了,羅蔚藍心里明顯有事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還不確定,”程恪說道:“我被那個鈴鐺引出去之后才發現,因為,這個屋子里面,在咱們來之前,就被人設了個局,這局只為的是你,里面的別人,跟局無關,所以其他無關的人全被局隔開了,就根本沒發現這里發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說他們沒事?”暫時是松口氣,羅蔚藍是個什么心思猜不出來也不想猜,別讓龔貝貝祝賀他們一幫子人被我連累了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跟他們無關,找也找不到他們頭上,所以,不管這個來客怎么想的,既然是個局,咱們就得想法子先出了這個局,再想法子解開這個局,因為還不知道,這里面有多少危險。”程恪認真的說道:“你先跟我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猶豫了一下:“那剛才……你跟那個叫門的打起來了?那個人很難對付么?到底誰派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恪遇事還是比較喜歡“死磕”,很少見他“躲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事,”程恪握緊了我的手,趕時間一樣,沒有再多解釋,只是鎖起了英挺的眉頭,邁開了長腿,不由分說,強勢極了的就拉著我往外走,根本由不得我:“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,先矮身將我跟平時一樣的背在了身上,又檢查了一下我的鞋子是不是穿好了,衣服是不是夠暖和,就十分輕松的一下子邁到了窗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跳窗戶的事情雖然我逃課的時候也曾經干過,可是這個別墅的窗戶,不算太低,被明晃晃的雪這么一映襯,很有點讓人眼暈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恪低低的說了一句:“抱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為了不摔死,我只好環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嘩……”他拉開了窗子,在那讓人心慌的喊聲之中,縱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冷風和雪花在我耳邊呼嘯而過,迷得人眼睛幾乎也睜不開,程恪就算背著我,動作也是瀟灑而利落,跟古裝劇里面的高手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沙……”聽見他的腳陷入到雪里,是穩穩當當的落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恪本身應該是沒重量的,雪會下限,也是因為背著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個蝸牛,背上了一個殼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走到哪里都算是有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甩甩頭,什么時候了,還有閑情逸致想東想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雪已經很厚了,程恪邁開了腳步,落了地的位置,轉頭一看,是兩個深深的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趕緊就想著從他背上跳了下來:“背著我不好走,兩個人一起走比較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卻用手臂將我扣緊了,就是不松:“冷,不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從積雪厚厚的院子里面外面走,程恪的腳印子一路往門口走,我看見他之前系著的鈴鐺還好端端的掛在門上,但是因為背著我,他騰不出手來,就毫不吝惜的連管也沒管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大街上,冷風朔朔,撲的人臉也發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忍不住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冷?”他側起頭看了看我,低低的說道:“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忙說道:“我不冷,不過,咱們現在這是要去哪兒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一個能將你的氣息掩蓋起來的地方,不讓對方循著追過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掩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因為下大雪,又是夜里,所以外面一個人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路燈明晃晃的,反射在雪上面,刺得人有點眼睛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揉了揉眼睛,聽著程恪腳下發出了沙沙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別說,居然倒是意外的好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”一邊看著那雪里面深深的足跡,我一邊問道:“咱們這一走,又沒帶著鄧先生,續命的事情怎么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這兩天都不見得會有月光,”程恪說道:“等幾天也沒關系,鄧先生他們應該不會走的,姥爺也會保護他,咱們先把今天的事情躲避過去再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因為格外謹慎,才要躲的?是啊……這個時候,是應該謹慎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這個時候,一個十字路口上,忽然影影綽綽的出現了很多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個人一身全是灰撲撲的,就算這里明亮,也居然看不清他們到底穿著什么材質和款式的衣服,像是水墨畫上的人形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還不算怪,怪的是他們全排著直直溜溜的隊,跟要買什么限量發售的東西,必須要連夜等候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們全兩手并攏,像是捧著了什么東西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大冷天,還下著雪,也夠辛苦的啊……可是等程恪背著我走近了,我這才覺得不對,怎么這么多人,還能這么安靜?而且……他們連一點小動作也沒有,就只是慢吞吞的往前走,根本沒有交頭接耳和松肩搭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連活動活動早該凍的麻木的腳的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出來,那些個人面無表情,平板板的,只像是要做為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,不像是為自己的意識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……更近了一些,我這才看出來了門道,那些人,在明晃晃的街燈下,居然全沒有影子!

        而這個時候,已經看的出來,他們是在一個遠遠的亮點前面排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是寒衣節。”程恪低低的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我想起來了,每年農歷的十月初一就是寒衣節,是按照慣例,給過世的親人送過冬衣服和錢的節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十字路口上點黃紙燒紙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記得還在小時候聽姥姥講過的,燒紙活的時候,除了給親人的那一份之外,還需要再額外多燒一些,免得會有其他沒人供養的孤魂野鬼會來跟自己的親人爭搶,順手打發給他們一些,也算得上是一樁功德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沒少聽說,因為燒的不夠,惹的地下親人不高興,托夢責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是寒衣節……  ”

        而程恪,正順著那個長長的隊伍一路往前,沖著那個點火的地方越來越近,我忙問道:“咱們這是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里鬼氣深厚,對方就找不到你了。”程恪一步一步的往那個帶著亮光的地方走:“躲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排隊的人影一旦在我們走近了之后,卻還是影影綽綽的,十分奇異,就像是我的眼睛沒法對焦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奇怪的感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個時候,已經能看到這些人排隊到底在等什么,那個亮光,是個火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有一個穿著莊嚴,披著少見的斗篷的人挺嚴肅的站在火盆旁邊,伸手從那個火盆之中取出東西來,交給排隊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火,跟程恪平時點燃的那種一樣,是青白色,發著盈盈冷光的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個人取出來的東西,是完完整整的棉衣,還有一把一把的錢,口里叫著排號名字“張三領……李四領……顧五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聲音一點感情也沒有,平板板冷森森的跟葬禮祝詞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將這些東西給了排隊的人以后,這個感覺真的像是發救濟。但是猜也能猜出來,這肯定是陰靈們正在以這種儀式,接受陽世之中燒給東西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這么有秩序,跟傳說之中那樣“爭搶”,完全不是一回事啊!

        而這個時候,我才反應了過來,這個地方不像是我們出來的那個別墅區,像是被白雪整個全覆蓋了,一片蒼茫,根本也看不出是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宛如,一個世界與另一個世界的交叉口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確實,這里的鬼氣,是前所未有的濃重,就算我時常跟程恪在一起,也沒這么不習慣過,一種壓迫窒息的感覺涌上了心頭,讓人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那個火盆前面,看得出來,領取完了“生活用品”的那些暗淡人影,并沒有折回到開始的那個地方去,而是一直往前面走,前面……像是個地鐵出口一樣,有些人影整整齊齊的往下走有些人影則整整齊齊往外出去排隊,給人感覺,渾然跟都市之中下班的人流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程恪正背著我往那個“地鐵出口”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里是哪里?”我忙問道:“咱們也過去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恪應了一聲,低低的說道:“那是鬼氣最深重的一個中轉點,在寒衣節的時候才會打開,聯通了陰間和陽世,讓那些陰靈來領取自己該領取的東西,所以這個地方對咱們來說最安全,天亮,咱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門關!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我想了想:“咱們已經走了這么遠,那些人應該追不上來了吧?非得要進去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對你,我當然是能有多謹慎,就有多謹慎。”程恪問道:“之前你不是還說過,  你跟相信自己一樣相信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倒是……”我想了想,要從他背上跳下來:“好啦,我下來吧,你也很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累。”程恪的胳膊卻穩穩當當的束著我,還是那個命令的口氣:“別動,我讓你好生待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正在這個時候,忽然一個聲音從我身后響了起來:“咦,又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個聲音平板板的,有點耳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忙回過頭來,果然,是曾經托我幫他找到了走失的女人的陰差!

        程恪也轉過頭來,看了那個陰差一眼。深的桃花大眼也有點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趕緊跟見偶像的熱衷少女一樣,興高采烈的晃了晃胳膊:“陰差大人!好久不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陰差帶著一臉的懷疑和迷惑慢慢的走了過來,他的手上,還是拉著那個掛滿了攝魂鈴的勾魂索,歪著頭看著我,問道:“沒人勾你,你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趕緊說道:“這不是,這一陣子沒看見您,實在也是挺想念您的,就……就趁著寒衣節過來看看,您果然還是豐神俊逸,神采不減當年啊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陰差看我兩手空空,自然知道我是個沒誠意的,撇了撇嘴,說道:“是么,其實離著上次相見,也沒隔著多長時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怎么會知道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!”我趕緊跟身下的程恪說道:“故人相見,我去說句話,你先放我下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恪顯然是個不樂意的樣子,但是陰差在面前,自然也不好怎么樣,這才不情不愿的將我給放下來,低低的說道:“這里冷,快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我特別痛快的就答應了下來,跳到了雪地里,歡樂的奔著那個陰差就跑過去了,陰差看著我來的這么熱情,倒是有點想躲,我卻已經跳過去了,指著程恪說道:“陰差大人救命!那個人把我給綁架了,想著違規操作,將我給拖到了陰間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這話一出口,陰差和程恪的臉色一下子全變了,陰差更是個難以置信的樣子: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躲到了陰差的身后,說道:“大人,不信您看,他根本不是鬼,他踩在了雪地上,是有腳印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將我一路辛辛苦苦背過來的程恪立時擰起了眉頭,呵斥道:“陸蕎,你胡說什么,到底還是被之前的迷魂術給騙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我說的是真的!”我忙說道:“他想著要我身上的長生,但是怕我的赤血咒,又殺不了我,除非把我的魂勾出來,讓我的身體換上了別人的魂,才有可能得到了我的身體和長生,我的魂本來就該您勾,他居然敢搶您的事情做,簡直是膽大妄為!

        不瞞大人說,我一心一意,等著您哪天親自給我勾魂,好再見您一面的,誰知道!他居然連這個機會都不給留,簡直是喪心病狂!”

        陰差聽了這話,一雙眼睛也就陰騖了下來,盯著那個擰著眉頭的程恪,說道:“我說你怎么身邊突然換了個角色,鬧了半天,還有敢替我勾魂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那個人在我的眼睛里面,的的確確是程恪沒錯,可是陰差是絕對不會被什么法術給迷惑了的,自然一下子就看出來,這個程恪,跟當時在醫院陪著我的程恪,根本不是一個人!

        那個一路將我背過來的程恪聽了這話,英俊的臉上也蒙上了一層陰翳:“陸蕎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清二楚!”我忙跟陰差說道:“大人,這種人到現在還堅持班門弄斧,假冒偽劣,關公面前耍大刀,也實在太不把您放在眼里,簡直是可忍,孰不可忍!”

        陰差歪著頭,往向了那個程恪,淡淡然的說道:“你是哪里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背著我來的程恪望著我,深的桃花大眼里面,露出了一種憎惡和不甘來,只見他頎長的身材微微一側,卻忽然伸手往地上一劃,只見那滿地的積雪猛地從地上蹭的一下子揚了起來,像是一個白色的簾幕,將他整個人全蓋住了!

        雪落,人不見了,只剩下一些微細的腳印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陰差也微微一愣,像是想不到居然有人敢于在他面前耍花招,臉色一沉,是個跟平時那個樣子截然不同的一股子狠厲,手上的勾魂索一揚,鈴聲陣陣,沖著那個程恪之前留下腳印指引的方向就卷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家伙,他……他居然拒捕!”我立刻說道:“該叉到了給油鍋炸酥了!當我們陰間是個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時,那勾魂索就去得遠了,陰差也沒顧得上跟我計較我說什么“我們陰間”,只是勃然大怒道:“哪里來的,敢在陰間玩兒把戲,真是活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,身形一飄,跟漫畫之中的死神一樣,十分利落的也跟著那個勾魂索的方向就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讓人贊嘆一聲,帥!

        陰差怎么可能會是好惹的,這下子假冒偽劣產品算得上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,我真是敬佩自己的機智,恨不得給自己喝彩三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我的這個英雄行徑沒被任何觀眾看見,只有數不清的灰色人影從我身邊視而不見的飄散過去,我再怎么機智,跟他們也沒有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還以為假扮成程恪,  就能騙到了我了,真當我是個三歲小孩兒呢!

        不過……眼看著現在是重歸自由了,我得想法子回到了那個別墅里面去才行,雖然不知道那扇門的結界究竟是怎么回事,但是現在確定了,之前敲門敲得山響,讓我開門的那個,其實才是真正的程恪。

        哎……愁人,我是個標準的路盲,這段路是那個仿冒的程恪一路背著我過來的,讓我自己找,恐怕有點強人所難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邊這么想著,一邊繼續往后走,忽然身后傳來了一個清越的聲音來:“不認識回去了的路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頭一緊,抬起頭來,只見面前那個面無表情的人,果然又是程恪!

        刀削斧劈一樣立體的五官,總是沉如深潭的桃花大眼,還有薄唇勾起,若有似無,含著點說不清道不明戲謔的冷笑的,就是那個天天看慣了的樣子!

        心里猛地一沉,  禁不住往后退了退,心想,不對呀,剛才運氣好,遇上了陰差,他怎么這么快就逃過來了?♂^^小^說^網,最好的免費小說網站♂請牢記網址m


  (http://www.sbiche.live/sougou/118/118680/19719988.html)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biche.live。搜狗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gxsw.com
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