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小說 > 麻衣神算子 > 第070章 無止境的倒霉

第070章 無止境的倒霉


        方駱琳說讓我看徐若卉什么時候結婚,我的臉“唰”的一下就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喝了一些酒,腦子里已經發懵,就下意識把方駱琳的話聽成了我和徐若卉什么時候結婚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看了看徐若卉就脫口說了一句:“這要看若卉自己的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我的口氣還有些曖昧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我是喝了酒,但是離喝醉還有一段距離。這話一出,我也立刻感覺語氣的問題就趕緊調整聲音又補充一句:“若卉臉上的面相都是隱相,沒有較為明顯的可以看到長遠一些的明顯相門,所以我暫時也看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話音剛落,方駱琳旁邊一個女生就說:“我看你是對我家若卉有想法,故意不說出來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我說話,徐若卉就說:“好了,好了,  我和初一就是好朋友加上房客和房東的關系。你們別亂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說完還問我:“你說是吧,初一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當時心里有些冰涼,不過嘴上還是跟著說了一句:“是啊。我們只是好朋友,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在傷心的時候看到酒便容易失控,所以我當晚又多喝了幾杯,瞬間我就感覺整個世界都是晃,面前的酒瓶子東倒西歪的,我就伸手想去扶住它,可我一伸手卻是碰偏了,直接把那酒瓶子給碰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頓時倒出來的酒就灑了方駱琳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方駱琳趕緊站起來說:“行了,行了,你別再喝了,再喝一會兒你就把桌子上的碳爐子掀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飯也吃的差不多了。寧浩宇去結了賬。我們幾個人也就分開了,臨走的時候徐若卉問我什么時候回縣城,我說:“八月十五之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小腦雖然失控了,可大腦還算清醒,沒有亂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“哦”了一聲就和她的姐妹們離開了,寧浩宇問我要不要去他舅舅家,我搖搖頭把王俊輝家的地址告訴他,他就打車把我送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傍晚的時候把寧浩宇叫出來的,現在已經是八點多鐘,送我回去后,他問我自己有沒有事兒,我搖頭說沒事兒,寧浩宇便道:“你今天怪怪的。知道自己不能喝,還喝那么多,你是不是真對那個叫徐若卉的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沒回答寧浩宇就道了一句:“你要是不回去,就在這兒睡,要是回去,就趕緊走,別在這兒嚼舌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寧浩宇擺擺手說:“得得,我先回家了,有事兒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擺擺手,做了一個“ok”的手勢,爬在沙發上也懶得動彈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著寧浩宇關上門離開了,我才從沙發上坐起來,然后去廁所“哇哇”吐了一會兒,喝多酒的感覺還真是不好受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吐了一會兒,我就感覺稍微舒服了一些,簡單洗漱了一下蹌蹌踉踉就準備回屋睡覺。

        剛邁了步子,就聽著我手機響了,一摸兜發現手機不在身上,轉頭順著鈴聲找去,發現手機在我剛才爬在沙發上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準備過去拿,誰知道腳下忽然一打滑,我整個人摔了下去,正好腦袋磕在了茶幾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虧我的腦袋不像電視劇里那么脆弱,一碰就死人,要么就失憶,我只是額頭上起了個大包,還把我的酒勁兒碰醒了不少,趕緊接過電話,也沒看誰打過來的,接了我就沒好氣地“喂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初一,你真醉了嗎?”豆土歲劃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當時就愣了一下,她電話,是在關心我嗎?

    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氣,摸著腦袋上的大包,然后調節了一下情緒說:“沒,已經好多了,就是頭有點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聽我說沒事兒,就“哦”了一聲問我:“對了,那兔子你帶在身邊嗎,最近有喂它沒?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到徐若卉這么問,我心里立刻又喪氣了,我以為她是來關心我的,原來是問兔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說兔子沒事兒,吃的胖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徐若卉又和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起了那兔子,還有其他一些兔子的事,她說以前也養過兩只兔子,后來都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她一直說兔子,我就有些不耐煩,加上有些酒勁,我就想睡覺了,可就在這個時候徐若卉忽然就說了一句:“初一,我今晚能過去看下那兔子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方便嗎?”徐若卉問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趕緊道:“方便,方便,只是這么晚了,你一個人過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道:“放心吧,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門,告訴我地址,我打車過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要過來,我頓時心亂如麻,于是我就把王俊輝這邊的地址告訴了她,她“哦”了一聲說二十分鐘到,然后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這里收拾了一下,又去把兔子魑喂了一下,同時吩咐那兔子魑說:“你家女主人要來看你了,一會兒聽話點,不然明天我把你當成下酒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兔子魑點頭,“咦”,它竟然能聽懂我說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頭上的包暫時下不去,我就找了一條毛巾,取了一些涼水敷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不會有啥效果,我額頭上的那個大包依舊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約莫時間差不多了,就拿了手機和鑰匙下樓去接徐若卉,下樓梯的時候我扶著墻,一步一步地慢慢下,我怕自己不小心再摔一腳,摔出一個好歹了,錯過了和徐若卉今晚相處的時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我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,在屋子里摔倒碰到了額頭,下樓的時候,這樓道里的燈竟然沒有一個是亮著的,我只能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功能來照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往下走,我就感覺一陣陣涼風從樓梯下面倒灌上來,吹的我直打哆嗦,我身上好不容易退下一些的酒勁忽然又升起不少,我走路就開始感覺整個樓梯都在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王俊輝家的樓層并不高,很快我就下到了樓下,然后蹌蹌踉踉地再往小區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時間最多九點多,可我抬頭看了一下,發現這小區里竟然沒有一戶的燈亮著的,這是怎么回事兒,難不成正好在我出門后停電了?還是說我喝醉了,眼前出現了幻覺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就是我在不知不覺間被鬼遮眼了?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我就到了小區門口,馬路上的燈還是亮著的,可附近幾個小區全部黑了燈,偶爾有一兩家有了微弱的光亮,我也很快辨認出,那是燭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來這里是真停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面前正好過來一輛出租車,徐若卉就從車上下來,她穿著我今天看到她的時候那條格子連衣裙,還挎著一個黑的小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我之后就說:“這附近停電了?怎么所有的樓都是黑的,我怎么這么倒霉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搖頭說:“是我倒霉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我已經想起了我爺爺說的情劫的時候,他讓我遠離家里的女人,也就是徐若卉,我跑到了市里,可我倆還是市里遇到了,這就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爺爺曾經教我相卜的時候說的那樣,有些劫是避不過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避不過去,那我又何必逃避和徐若卉的相處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這邊想這些事情的時候,徐若卉就推了一下我胳膊說:“初一,你還醉著呢?傻站著干嘛,帶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“哦”了一聲就往里走,可我酒勁兒還在,一邁步就蹌踉了一下,險些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趕緊扶住我說了一句:“你剛才是怎么出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笑沒說話,被徐若卉扶著走路,我心里還是感覺很幸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我們就到了樓下,因為這樓道里太黑,徐若卉顯得就有些怕了,她往里探頭看了幾眼才扶著我往里走,我笑著說了一句:“放心吧,里面沒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到我說“鬼”字,徐若卉就跟我說:“別在我面前提鬼字,我最近老是遇到一些怪事兒,不知道是不是被臟東西纏上了,所以才跟幼兒園請了兩天假,跑市里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聽了徐若卉的話,我就好奇問了一句:“我家又鬧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搖頭說:“不是,我第一次感覺奇怪是在幼兒園的時候,后來那種奇怪的趕緊就一直纏著我,弄的我心里毛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趕緊問徐若卉到底發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說:“這樓道里太恐怖,等咱們到了房間里,我再跟你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點了點頭,然后下意識想要加快步子,可因為酒精的作用,我步子沒站穩把腳又給崴了,頓時疼的我走的更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這倒霉勁也過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則是扶著我說:“你都這樣了慢點走,一會兒你摔出一個好歹來,還怎么保護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到徐若卉讓我保護她,我心里頓時一陣暖和。

        顯然她今晚給我打電話,也有這一層面上的意思,她是害怕心中的那種恐怖感覺,害怕真的有臟東西,所以才來尋求我的幫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徐若卉是我喜歡的女人,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我一歪一斜地就被徐若卉扶到了房門口,拿出鑰匙,我開了半天沒找到鑰匙空,徐若卉看不過去,搶過我手里的鑰匙,幫我開了門,然后扶我進去,同時他嘴里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我今晚來錯了,你這樣子,要是真有臟東西,你能保護我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若卉說著,就打開手機往屋子里晃了一下,先看看把我放到哪里,可當她找到客廳窗戶的時候,我倆同時忍不住“啊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在窗臺上卷縮著一個背對著我們的小孩兒。最新章節百度搜-搜狗小說


  (http://www.sbiche.live/sougou/125/125160/17814950.html)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biche.live。搜狗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gxsw.com
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